灾星转世

【boy允】花降らし(中)

*花吐症注意,在ooooooooooooc的路上越跑越远


-
2.

沪城这片泥土,每时每刻都牵引着将人与人分离又拉近。被约的局每月都不停歇,这回聚在一家小有名气的沪菜馆。菜还没上桌,眼下的茶话会气氛热火朝天。给人接风洗尘的场自然热度不减,寒暄着开始提及彼此近况,人问中国boy这都几周了,允星河到底浪哪儿去了。他打着哈哈,笑斥追求幸福自由的背叛者,在几声FFF团的号令之中垂下眼,手指在屏幕上划过的动作不停。

转发翻牌这档子事他定期会做,趁着话题转向,偏神认真翻阅了几条。那篇打着花吐症名号的文章总是往他眼里蹿,他还记得那天他无比沙雕的问允星河花是不是他吐的,只得到对方一记卫生眼。说是在翻找带给朋友的干花。中国boy揉乱自己的额发,想想也是,怎么可能发生这种不切实际呢。

——“你暗恋着谁吗?
允星河矢口否认,咬紧嘴唇眼睑低垂,宁死不招的姿态让他颇为无奈。中国boy慢慢攥紧那片带血的花瓣,男生的脸颊正因嘴里的东西而止不住鼓起,像在和自己赌气。不多时,他再次剧烈咳嗽起来,被堵在人墙之间的尴尬状态更令人无法忍受。允星河推拒着中国boy,反胃感再一次席卷而来,连带着心酸无助硬是催加出眼泪。
他该怎么办?他知道能救自己的那个吻是注定等不到的奢想,他无路可走,并相信他的无所适从无药可解。花吐症还会给他留下多久的不舍呢?
后颈被不容抗拒地摁住,允星河倏然瞪大了眼。
未完待续”

招牌红烧肉的卖相惹得人垂涎三尺,他却在入口即化的酥软口感里晃了神,余味缓缓渗开旧时那股子半熟难嚼的如鲠在喉。


“来,今天是哥们都得给我这个面子啊!”

中国boy一肩一个醉鬼,扭头还得冲兴致大发想续下一摊的大兄弟们赔不是。

你溜个什么呀你又没门禁。他徒劳地张张嘴,曾几何时还会扯个“室友紧急一百事”的瞎话,这会儿孤家寡人的连嘴炮都卡了壳。他企图混进车里溜号的举动给老几位一眼辨明,被扯着后领又走上夜嗨不归路。


暖气与酒气的蒸腾中极易加速困乏,boy瘫进卡座,和着醉意同嗨得七荤八素的人隔离开来。

旁座的朋友沉默地抿着酒,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:“感觉你没上次嗨啊。”

他眯盹着,有点转不过来是哪个上次。不远处因切歌又是一阵喧闹,中国boy扭过脸去,在一派流光溢彩间闻及熟悉的旋律,“这首不是,允屁股的主打歌——”

“哎!话筒传猩猩哥一个!他妈唱这歌他能嗨得跳舞!”

中国boy觉得自己也有点上头了。他晃晃脑袋,没唱两句就笑得不能自已。允星河笨拙又逗趣的动作也跟着霓光在他眼前影影绰绰晃个没完。他摇着摇着,趁昏头昏脑的迟钝,乐得让自己休憩,把时光摇回半年前的初遇,摇到上一趟的饭局,时光机里比此刻热出雾气的k歌房还要闹上几分。

各色光斑映着他不甚明晰的意识。boy歪歪斜斜跟没骨头似的,把话筒拄在脑袋旁,嘴里嘀咕着什么。人越过他去拿酒,靠得近了也听不清。三月天里蚊子所剩无几,垂死挣扎一般嗡嗡作响,“让他唱吧。让允哥唱吧,抢不过允哥…”


他在包间里干脆补了个眠,下车后又被冻得一个激灵,一把把刀子往领口里钻,往老脸上刺。街上冷清,他踩着自己的影子,把夹克毛领支起就是一路小跑。一盏昏黄停驻在转角口,中国boy的目光也随之被牵引向光源。

深夜的凄冷街道只剩枯叶疏疏落落躺着,灌木丛跟着他一同簌簌地抖,这条道连个店铺都寻不着灯。他脑仁发胀,更多是被风刮得疼。此时钻进眼里的流动摊位,就像打着灯来接他的南瓜马车,无声无息往瑟缩的人心口渡予烟火气。

摊贩一边收拾着,一边抱怨这天晚上的惨淡生意。中国boy喜提最后一份的幸运章鱼烧,赞不绝口的表示老板手艺不减当年,望人常来遛几圈,他也算有嘴福了。

往时与室友散步消食总会特地过路过个嘴瘾,之后老板消失了一阵,他俩这习惯也就自不知丢哪儿去了。木鱼花和海苔碎实在对味,破开皮酥肉嫩的金黄,滚烫流心是让人倍感幸福的重要一环。

他烫得抽吸,食道连带胸口被熨热复苏,有什么正破壳而出。居民楼下的玉兰落了一地素白,勾起彼时那一袋子花瓣的记忆。无端想到爱加双份蛋黄酱的家伙好像也变得情有可原。

明明沙拉酱更让人叫绝,狂加蛋黄酱却不滴酱油是正常人可以忍受的吗?叹息连同无处抒发的抱怨,在此刻被当作热气一齐呵出。

为什么自己一口没动就来抢别人手里的,问起来只会说当然是吃别人的更香啦!狡猾得一批…笑得贼兮兮就爱捂着盒子逃跑。好像一开始吐槽沙拉酱的蛋黄酱过激厨不是他一样。下次啊,下次一定要逮住他揪住脸,绝不心软把他怀里章鱼烧一个一个抢过来。

中国boy盯着最后那颗丸子,在初春的凛意里长长长长吁了一口气。野猫于不知觉间跳进绿丛,还是牵起簌簌响动。他弯腰,把它留在了绿丛边。


-
3.

——「最近老是想起你,即便是和关系最好的朋友一起喝酒的时候,明明什么事也没有,却总觉得静不下来。做了好吃的饭菜,开始觉得一个人吃真浪费啊,还有晚上看着电视笑出来的时候,所有这些全都拼凑在一起,我想起了你的脸。觉得要是能在一起的话那就更好啦。

见到你以后,见面的时光和没见面的时光,全部都拼凑在一块儿。

我觉得自己太高兴,起劲过头了真不知羞啊。

一定没错,这么频繁地想起你……


我可不就是喜欢上你了吗。」



-
TBC

引《最高の離婚》

评论(2)
热度(40)

© 灾星转世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