灾星转世

【boy允】花降らし(上)

*这个人只会写甜()私设如山

越来越gay所以开始ooooooooooooooooc


-
1.

不正常。中国boy迷迷糊糊杵在原地,眼看着从他面前飘过的人,还哼着小曲。厨房传出意味不明的炒菜味,一觉醒来世界都变了。他游魂一样挺到盥洗室,在把牙刷插进嘴里的空,转手就发了条微博。

中国boy如坐针毡。

“是…是阿姨来过了吗。”中国boy不敢动筷。

允星河奇怪地瞟他一眼,“你鼻子瞎了?闻不着我身上的油烟味?”

“太阳打西边出来了。”中国boy瑟瑟发抖。他夹了片样似最安全的清炒生菜,刻意嗅嗅。手边的微博适时弹出一条评论提示。

——“boy怎么还没回来!是不是被毒死了!”

他偷瞄对面人一眼,硬着头皮一口下嘴。原来太阳真的会从西边出来。中国boy含糊地感慨出声,好吃耶。

“那必须必啊,”那人洋洋得意的腔调终于放心似的跑了出来,“出自本天才之手欸。”

中国boy在清脆爽滑的口感里悄然回味起曾经的苦味生菜,决定先闭嘴享受当下。

红烧肉的色泽有些暗沉,中国boy嚼了半天都没嚼动。他活络着腮帮一边看向没什么胃口的允星河,后者也抬抬眼,在看到他与大猩猩如出一辙的吃相时还是没憋住。但很快反应过来,夹起筷肉,没吃几口就吐碗里了。

“赶着做,都没煮熟。”他匆匆端起红烧肉想回厨房,却被一把拽住手腕制止。

中国boy还在猩猩式咀嚼,笑嘻嘻的没心没肺,“当锻炼牙口了。”

“……哈批。”他学着他的话骂他,却乖乖坐下。在同对方又一次对上视线后,没再错过这个时机,直截把要出远门见朋友的事跟人交代了。中国boy倒没什么反应,不咸不淡问了几句,又抱怨允星河为什么不早点和自己提,他最近也想放放风。

“得了吧大忙人,最近你肝视频肝得快秃了。”

“那你一去多久?还回得来不。”本想逗趣一下,意外的沉默却让自己尴尬。boy这才意识到这会儿或许是在吃散伙饭。

“……塑料兄弟,我感觉我被抛弃了。”

“德性,”允星河伸出筷尾敲他的头,“俩臭男人大眼瞪小眼大半年,我看你都快求超脱了。”

中国boy刚准备辩驳两句,想想自己也没立场控诉,哼哼两声继续低头扒饭。直到碗里生菜被搜刮完最后一口,他才堪堪开口道:“反正我挺开心的。”

带着点鼻音的笑骂从厨房飘出来,“因为你是哈批~”

中国boy收拾着碗筷走过去,推拒对方准备接过来冲洗的动作,固执地在水池前自行擦拭起来。

“认真的。没开玩笑。”


中国boy一个下午都没鼓捣出什么素材来,角色人物的一次次死亡反复提醒着玩家,你不专注。他揉揉脑袋干脆关机,带着浮躁的心情拉开房门,想问允星河需不需要帮忙,转眼看见行李箱都移到门口了。

“嗨呀,”允星河几乎把半张脸都埋进了围巾里,“走了。别送,大冷天的。”

中国boy狠狠瞪他,警告他安分等着。回屋取了羽绒服又提着袋垃圾跑出来,允星河好笑地看着他急急忙忙,穿完鞋停在玄关时突然想起什么,“欸,我忘拿垃圾了!王狗子帮我带下。”


中国boy弯腰时眼尖地在桌底瞥见几片素白花瓣,顺手将垃圾袋绑实打结时又闻着了一袋子的花香。boy一头雾水,外面允星河催个不停,闷闷的声音夹杂着咳嗽。

而当他亲眼看见允星河慌慌张张把手掌里的花瓣往口袋塞时,整个人霎时像根活化电线杆——被雷劈个正中那种。一瞬间的醍醐灌顶,紫薇星下凡一般的脑回路把自己炸了个外焦里嫩。

他掌心的手机又亮个不停了。

——“[图片]boy允的花吐症文学更新啦!斗胆艾特一下蒸煮@中国BOY-Hans @允星河Yoseya”


-
TBC


花吐症注意!但其实花吐症没什么戏份23333

(文中涉及的艾特行为,基于私设,纯属娱乐。借八百个胆都不敢打扰蒸煮(。)

评论
热度(50)

© 灾星转世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