灾星转世

【boy允】合唱吗?月色很好欸

*无色无味的白开水产物,短打一发,合唱赛高!为兄弟情鼓掌了(?)

BGM:Lil'Goldfish



-

鸽直播的一个晚上,毫无征兆的暴雨拍打在窗上。阵势像要把夏末的最后一线蝉鸣拍死算罢。


允星河只是听着雨声,及其难得地权衡了一下做视频和魔兽世界。后知后觉这根本不需要权衡,此时游戏界面已然在眼前铺陈开来。他自我救赎似的快速点开日常任务,速战速决这一人生信条随着永动机齿轮不断闪起警示灯。


而打破运转节奏总是很简单。桌脚的爬虫,快递的铃声……在线好友的邀请。毛豆的名字犹如砂糖诱惑,他扶额叹息,轻车熟路点进YY语音。


“允↑星↓盒↑,你!打本!进组!”


夸张的方言语调搞得他很无奈,从前现在都,“你真跟王瀚哲越来越像。”


夫妻相还行,频道里随口起哄。允星河简单回绝组队邀请,“做不出视频违约你们养我啊!”


“我…富豪王瀚哲养你!王瀚哲!喂!是不是!”毛豆这晚跟吃了兴奋剂一样,嘴里蹦出来的字都带着跳动的叹号。电流混杂间夹着几句哈批的骂声,允星河轻笑着把YY最小化,毛豆兴致冲冲拽着boy到他房间,两人今天合唱了一首卡路里,得给各位朋友先开个耳福。那边的猩猩被胖豆忽然骚扰烦躁不已,应景地陪衬着嘈杂听完半首,频道一时充斥着猩吼与鹅笑。


“死亡合唱,还好我溜得早。”


允星河在一片笑语里低声吐槽,屏幕那端猛然钻来熟悉的声音,“什么东西啊!你又在黑我。”


“本来就是呀。你像那种,”他脑海里盘旋了几个大碴子壮汉,“被捏得呱唧呱唧叫的塑胶鸭子。”还是选了个诡异的形容。


“……还挺可爱。”


“毛豆呢?打本不打了?”他操纵着游戏角色,试图集中注意力。


“被派遣去为回收事业做贡献了。”不就是倒垃圾吗……有人提醒猩哥直播时间,一阵响动后那头就没了声音。桌边手机震动,允星河瞄一眼发送人,有些焦躁地抿抿唇。交完任务捞过手机倚着游戏椅转了半圈,屏幕赫然一行恬不知耻的大字。


——允哥,要不要和可爱塑胶鸭合唱鸭



-

“今天我要当歌猩!”


中国boy打开直播豪言壮志,实则正看着手机在打哈哈。跟人发去邀请只得到一个呕吐表情,附带一句“guna”。


——你视频还来得及做嘛允哥


“正在输入中”持续了一段时间。中国boy想象到允星河在那头骂骂咧咧骂了又删的暴躁样,奇妙的满足感席卷了这段时间。


——猩老板有心帮我的话可以直接打钱


——是毛叔叔的提议,本猩转达罢了


——。。我要唱让胖豆在车底的歌!!!!

不过正好,离我俩同居结怨两周年多了,卖波情怀还行


中国boy愣了愣,看一眼时间,恍惚被湿热的晚风铺个满怀。毛豆像股龙卷风似的跑回来,重重关上家门,钻进房间打本。缓了会儿悠悠传来一句:今天月亮贼大。


月色真好啊。中国boy把麦闭了,歪过脑袋抬眼望向夜空,摁住语音一秒随即松开,指尖热度只得停留一瞬。月色真好啊。一千多公里外的那头又是如何呢?这桩只得在心底发问。


——“允哥有心了。”



-

END

毛叔叔:我做错了啥?

评论
热度(38)

© 灾星转世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