灾星转世

【boy允】花降らし(下)

*花吐症注意

终于完结啦!

钙里钙气的oooooooooooooooooc



-

4.

 

纸箱整整齐齐累在门口等待认领,被购物袋下沉勒紧的掌缝开始隐隐作痛。boy抬手用指甲盖刮了刮门前福字下的黄色干胶,踩着漫溢的意面气味踏进玄关。

 

四月的金耀已经足够明媚热烈,光亮飞扬跋扈地铺满一整间屋。速冻食品排着列队被堆入冰箱,他整理完走去餐桌,嘀嘀咕咕搓手说冷。允星河围着围裙的样子过分居家了,中国boy歪歪脑袋,把视线转向眼前这盘未动过的色泽鲜美,要是面都是他做的。他忍俊不禁,那画面最好加上对方给前来用餐的自己从背后系上围裙……蝴蝶争相涌进肚里,倒胃口的罗曼蒂克。他握拳遮住嘴角的弧度。

 

悠然吃着意面的人终于从手机上分出注意力来,漫不经心一句“吃完好收被子了”,轻而易举把距离拉回离开前的熟昵。

 

“每次晒完被子,你不总说上面有阳光的味道嘛,”他的视线落到正争食吃的几只馋猫身上,“其实是螨虫尸体的味道。”

 

允星河嘴角一抽,“……这么幻灭的吗。”上下目线不约而同撞上,笑意就一发不可收拾起来。完了还冲人挤眉弄眼,“听说有人想我想得茶饭不思。”

 

中国boy抿着银勺朝不远处挑眉,无辜的咕噜被挤在食物争夺战的外围,无助地对着铲屎官投来眼神。允星河了然前去救援,“朕不在的日子,咕噜爱卿都受了怎样的苦哟。”

 

那不勒斯面原本的香浓顺滑完全被当下过量番茄酱抢了戏。中国boy终于吃出熟悉的风味来。家楼下的日料餐馆是出了名的不正宗,当年乔迁后的第一顿便餐就给两人留下足够深刻的印象。一顿海鲜墨鱼面差点让他的室友笑绝在桌底下,boy依稀记得自己苦涩咧开嘴被嘲笑擦不干净牙。夺过纸巾径自上手的自来熟,眼眸都被逗得沁出星点泪光。他漫无边际想着,生活里多一份愉悦总算不得坏事。

 

他恍惚觉得在吃一盘番茄沙司。室友跟家眷三猫诉衷肠的同时咳得不停。蝴蝶即将冲破喉口,boy装着一肚子的话,被酸得一个词都蹦不出。等人拎着只肥猫脖子回到桌前,他抹抹嘴角,骚话被盘半黑暗料理逼得张口就来:“酸儿辣女。大哥,几个月了?”

 

说实话他做好了被踹的准备,但当下不得不在凛厉的眼神攻击下递上一杯水。对面老大哥可是一股要咳出血的架势。

 

“去旅个游咋还染上感冒了呢。”中国boy起身想给人找药箱,擦过身侧却被狠狠攥住手。boy下垂的视线正能注意到对方微幅抖动的肩,先吃饭,他的声音难得压得很低,吃完再说。

 

咕噜仍一幅铩羽而归的丧气样绕回桌旁,他眨眨眼坐回原位,英短呼噜呼噜在腿边蹭着,他沉默地卷起意面,目光上移向指甲缝的些微黄渍。门外纸盒一箱一箱被搬着压进心口。

 

短暂缄默间,颠簸着在风暴中心扎稳脚跟的人哑声开口:“看到外面纸箱了吧。”

 

“吃完再说。”他原句返还,打断得相当果断,出于固执想把这卷面完完整整卷上。无止尽的咳嗽积压在这方低气压空间,刺破平静的却是猫咪受惊声。不平静的水滴正不平静地漫出杯沿,厨房间水壶不平静地“呜”个不停,这世界无时不在沸腾,中国boy望着允星河仓皇奔向洗手间的背影,冗长的三角铁鸣声缓缓回荡,伴其脚步一记一记敲上心头。boy后知后觉,紧随脚跟追了上去。

 

 

蜷缩蹲伏的壳被晦暗笼紧,旁观者扶着门框的手都变得无所适从。本隐在厚重肥大的毛衣下的肩胛骨好似即将异变振翅,随着干呕的嘈杂颤动不息高高耸起。boy不合时宜地想摸一摸这人背脊处的凹陷,抚平这份焦躁,承担他的不安。只消几步靠近,但都是后话了。现下boy亲眼所见,足够摧毁他数余年以来坚定的世界观。

 

唇舌之间不断涌现细密繁多的素白,花香从没像这般甜腻得扰人过。凋零在阴暗潮湿里的带红花瓣簌簌不留连,软绵绵却坠得千斤重。

 

他被此景下了茅山法术,定定对上那双被生理反应激红的狼狈,一时间,想别过的头转不动,想开口的话说不出。面前摘了眼镜的人,眼周鼻尖皆病恹恹泛着红,瞳仁却一派清明,雾气都不曾起,或说被完好藏起。想象里哭哭唧唧的反人类画面没有出现,倒给了boy一点毫无意义的慰籍。

 

促使他冷静的人不打算在他身上浪费太久时间,冲了把冷水便借着空隙错身挤出尴尬的空间,挤回自己的小天地。临了没轻没重地把门拍上,好似方才吐完花那抽水马桶一冲还不够果决,得再为这荒唐的一出画上个休止符。

 

 

-

5.

 

中国boy再次驻足在允星河房门口之前,给了自己足够时间清醒。原先扶着门框的手转而拿起洗漱台上的剃须刀,好整以暇抹了泡沫。显眼的青色胡茬之下,先前被当相思病或许是情有可原。他收拾罢桌上残局,甚至终于记得把厨房水壶插头拔下,给室友倒的水里加勺蜂蜜。

 

允星河只感觉自己现在好比条干巴巴的咸鱼,正浮浮沉沉,上不了岸。要不是门外的动静,可能会再沉底一些。允星河自心底唱着“简单点说话的方式简单点”,在门外那人带了点撒娇意味的一句没把他当兄弟的指责里,忽然捂着嘴笑起来。他勾起眼镜架把它扔在床头柜,用手臂遮着脸,闷闷回道,就是把你当兄弟才不说。

 

“……你还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?”

 

“门没锁。”层层沙砾顺着言语磨过喉间,允星河倒觉得他这会儿成了海岸边的人鱼公主。盗版公主,在线产花。他又呼出几瓣花,在王子推门而入的前一刹将所有笑意拢回唇边。

 

入眼即是铺了一地的白莹,求婚现场似的。明明满地花瓣浪漫得不可方物,中国boy只觉得亮得他眼睛疼。花海正中的人半倚在床,手臂覆着眼,手肘尖尖还泛着粉。他呆呆看了会儿,先给自己灌了口蜂蜜温白开。

 

“你吐的这,什么花啊。”他捏起一瓣,白里透点粉,跟吐它出来的那家伙还挺像。要换自己得这毛病,花上会缀几根猩猩毛不?

 

允星河分明捕捉到这人准备憋笑的不正经气息,他对他很多习惯都几乎了如指掌,“你要是准备来气死我的,帮忙扫个地就走吧。”心灵相通偏偏通不到关键那一茬,也算马失前蹄的一环了。

 

“喝点水吗,”中国boy径自把瓷杯放在床头,“我看你微博,跟你同游那姑娘不错啊。不合你的药引?”

 

“你觉得呢?”

 

“我觉得?爱就大声说出来啊!哥们儿我可得救你,至少帮你列个什么,暗恋排查范围吧?”

 

“懂挺多啊,行,谢了。”掩埋在几片素白底下的嗤笑轻得微乎其微,“扫帚在墙角,扫完记得把门带上,不送。”

 

孤注一掷的骑士这会儿也难免偃旗息鼓,却总还坚持不卸下最后一层盔甲,尽管旁人看来好比在瞧刺猬炸刺。

 

端着端着端得自己都想笑,呛人的念头被这出刺猬炸刺生生压下,boy转头就弯腰拾花,捞了满满一手掌。他常在一念之间退开一步,为彼此留点余地,只因为迟钝间读到了一些语言之外、情绪以内的微妙。

 

他理解说出口的话和实际想法总有着微妙误差,就像理解室友问他“最近喜欢吃什么”是想出门开荤,提议该抓点跳蚤玩了意指该一起给猫洗澡了,被抽中电影票打折是空虚寂寞冷没人结伴约电影。不过说到打折票boy真的觉得允星河很幸运,被抽中的频率高到惊人。

 

他拢着一手的花探身上前,确信自己攫住了这一瞬间里很模糊的东西。

 

“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。”认清底牌的人,捏着五分胸有成竹,肯定句说得相当直截。

 

对方大概是想开口回答,可一张嘴唇边就漏出几簇几簇的花来,言语含糊得徒劳。boy看着有点想笑,想替他拨开的手顿了顿,“别说,你现在这样还挺唯美。”很像前几年的网路风潮,人人都爱存几张非主流。

 

允星河把白眼垫在手臂下头,移开遮挡清清嗓,阖着眼问中国boy是不是还想给他来个合影留念。boy求之不得,一手的花正愁去处,表示要更有意境地洒多点花到他脸上。

 

“别睁眼啊!”

 

干巴巴的咸鱼自暴自弃地接受这家伙的无厘头,任由脸侧花瓣纷飞,飘絮密密麻麻铺天盖地,覆盖他亲吻他,他却在初春的花香里颤颤巍巍。被怪病所困的他,犹如将落之花止不住伤春悲秋。

 

他看着他,看他因忍耐恶寒簇起的眉头,看他同花瓣一般苍白的面色,粉嫩的唇瓣成了这张意境图里的唯一点缀。他看着他,耷拉的嘴角真让人难过。他才不是将落之花,他是期冀着浇灌的花骨朵,他有的是未来。

 

最后一瓣不似先前的轻巧,带着股湿润的温热,却偏偏比花瓣儿都要温柔。他感受到的那一瞬,脸庞上一霎间便不可控地百花齐放,繁花似锦一片好。

 

万物复苏的季候,和煦携着丝清冷,风起风落,允星河终于瞪开眼,走出乌托邦踏入象牙塔的熠熠之间,他努力接受光亮,也正被光亮所努力接受。

 

 

假装摆弄身周东西的行为实在幼稚。这会儿后劲上来了,boy恨不得把自己埋回花堆里,慌慌张张舔着嘴唇欲盖弥彰。偷人一吻,上帝都疯狂,猩猩也害臊。

 

中国boy慌得像只皮皮虾,见人双臂发力撑起身,身体先大脑一步替他拿起床边眼镜,递出去的手微幅抖嚯抖嚯。帕金森早发?怎么会喜欢这个哈皮啊,允星河自己都很奇怪。大男孩强撑冷静,却整个耳廓通红,允星河偷偷笑着,满足地把准对象脸上盯出一个洞。接过眼镜的手一翻,一拖一拽把人扯到眼前来。

 

现下攻守调转,腹黑猫系占据上风偏不主动出手。狡黠地眨眨眼,嗔怪的意味乖巧又诱人,“别拒绝我——”

 

晶亮晃眼的砂糖面前,哪还有理智的道理?管你是圈还是套,跳就完事儿了!犬系别的没有,一腔热血直冲大脑,下嘴下得很干脆,莫须有的大尾巴摆得很起劲。

 

 

彼特拉克的十四行诗从不知名远方徐徐吹来,谱作旅行岁月萦绕身侧。他感谢李斯特,感谢今年虽迟但到的春日,也感谢楼下捡不完的白玉兰。扶着对方后颈的手紧了紧,他感谢世间万物,最感谢对象下凡。

 

 

 

-

END

 

星哥:追大猩猩是真滴难,还要吃花,呸呸呸

猩哥:???

星哥:可能我吐油菜花你也会信8

猩哥:……我透?拐这么大弯泡老子有意思吗?

 

今天猩猩哥和饲养员也一样绝好调!

 

 

 

 

(不知道各位能不能发现…这是个假的花吐症

哈哈哈哈哈搞心机迪奥好快乐

谢谢宝贝们看完!或许,有想看个番外(间接解析)的吗,真的很懒!所以问问(土下座)


评论(3)
热度(33)

© 灾星转世 | Powered by LOFTER